每天抱我一分鐘

一對小兩口生過孩子之後,他們開始了分床而居的生活。
白天工作疲憊,晚上應付孩子,漸漸地二人之間的話越來越少。
“我有個鄭重的要求.”女人首先意識到了他們之間潛伏的危機,一天,她對男人說.
“什麼要求?”男人漫不經心地問。
“每天抱我一分鐘。”

男人看了女人一眼,笑了:“有必要嗎?”
“我提出了這個要求,就証明十分有必要.你發出了這個疑問,就証明更有必要.”
“情在心里,何必表達。“
“當初你要是不表達,我們就不可能結婚。”
“當初是當初,現在不是更深沉了嗎?“
“不表達未必就是深沉,表達了未必就是矯飾。”
兩人吵了起來,最后,為了能早些兒平息戰爭上床安息,男人妥協了。
他走到床邊,抱了女人一分鐘,笑道:
“你這個虛榮的家伙。”
“每個女人都會對愛情虛榮。“她說。
此后每一天,他都會抽個時間抱她一會兒。
漸漸地,兩人的關系充滿了一種新的和諧。
在每天擁抱的時候,雖然兩人常常什么也不說,
但這種沉默與未擁抱時的沉默在情境與意味上有著天壤之別。
終於有一天,女人要去長期進修。
臨上火車前,她對他說:“你終于暫時解脫了.”
“我會想抱你的。”男人笑道。
果然,她到學院的第二天就接到了丈夫的電話,頓時,她的眼睛里溢滿了深深的淚水。

的確,對于相愛的男女來說,激情飛越的碰撞之后,婚姻質朴得如一位村姑。
人們常常以“平淡是真”為借口,逃避對長久擁有的那份感情的麻木和粗糙,
卻不明白,如果我們像習慣了一天天去遺落愛情那樣習慣一天天去經營愛情,
那麼,那在我們掌心和胸口的愛情就絕對不會冰冷。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