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口症

上两个星期,突然间嗯嗯的手和脚出现了红点,然后就很担心会不会是手足口症,因为在电视上看了很多类似的症状,而且对这一个年龄的小孩子特别容易感染。虽然想到她还没有上学,除了我们带她出去逛街,大致上都没有什么出去接触其他朋友,反而我们更担心哥哥会不会在学校那里被感染。

为了放心就直接带嗯嗯去看医生,一到诊所要注册的时候,那里的护士就看到这样的情况,马上就让我们带她进去一间房间里面等待,就觉得很奇怪了,怎么会这样安排。经过医生的诊断,果然是染上了手足口症,拿了要就匆匆忙忙的赶回了家里,然后就开始安排怎么分开他们两兄妹,如果两个还是住在一起当然是没有机会分开,唯一的方法就是把嗯嗯带回外婆家暂时隔离,然后哥哥就留在 Koi 这里和我们一起。

从学校接了 Gaven 回来就马上把他带进房间,尽量减少他们两兄妹的接触,然后就马上开车送妹妹回去外婆家,但是可以看得出她已经开始不舒服了,因为一路上也没有什么讲话或发出声音,一直到 Site C,我就在那里陪了她一下就回来 Puchong 了,那时候一直以为两个分开隔离就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隔天早上我们就和嗯嗯视频通话,她一看到妈妈在电话里面就开始哭了,因为这是她出生以来第一次和妈妈分开,突然间她的生活里面少了一个最重要的人。就想到可以的话晚上就妈妈回去陪她睡,因为没有妈妈在身边她昨晚一直不肯上床睡,可能是认床,也可能是等着她熟悉的味道、人来陪她。

一直到晚上, Gaven 就开始发烧了,但是那时候只是给他喝点退烧药水,期望早上睡醒就可以好了,而且只是我一个人陪他睡,虽然他一直哭着找妈妈,但是还好就是哄一下还是可以入睡。但是就到了半夜的时候就突然间起身说嘴巴痛,那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就唯有让他喝点水,尽量让他睡觉,但是依然不肯睡,也是一直要找妈妈,一直问妈妈在那里,为什么还没有回来,要我抱他出去客厅等妈妈回来,大约抱着半个小时,他才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到了星期天,我们就到处去买 ulcer 的药,去到巴生那里买,因为有一个朋友介绍我们的牌子在 KL 都找不到,断货了,网上找到最近的在巴生,就直接开车过去,买了也让他喷在嘴巴,因为痛加上 Gaven 本身不喜欢吃甜的东西,就一直哭哭啼啼,我们也没有办法,买了几个不同牌子的要给他试都一直说很甜,不要,然后又一直哭着说嘴巴很痛。因为他平时也是嘴巴会生 ulcer,我们就一直告诉自己说应该和他平时的 ulcer 是一样的,不会是手足口症。

就这样哭哭啼啼的,一整天差不多都没有怎么吃东西,水也喝很少。一直到半夜的时候大问题就来了,因为差不多一整天都没有东西下腹,应该就是开始胃痛了,除了嘴巴痛,现在多了一个肚子痛,但是还是坚持不吃东西。而且又开始吐了,吐的都是水,给他喝奶也吐到整张床都是, 从晚上到早上大约吐了4-5次。

到了星期一早上没有办法了就带他看医生,一直告诉他看了医生吃药就会好了。给医生一检查后就确诊为手足口症,看来两兄妹都跑不了,还是被感染了。医生开了一些去风药,发烧药就让我们回家了,他说也没有什么可以做,就吃药休息让他自己好。

今天的一整天他的眼泪都没有停过,一边说爸爸,妈妈我嘴巴痛,哭到很惨,肚子又饿,看到我们的很心疼,也不懂怎么帮他,一直到晚上的时候我觉得一整天没有喝水,没有吃东西不行,担心等下弄到其他病出来,就决定了带他到 Sunway Medical Center 去检查,看看能不能打点滴或什么特别的治疗可以帮他。

大约晚上11到紧急诊所,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看到医生,然后确诊是手足口症,准备入院留医,但是需要等他们检查有没有房间可以入住,等了差不多半小时,就说有一间空房可以住,然后就去办理手续,就开始等,还以为私人医院的服务应该是很好的,很快就可以进去休息等等。护士就开始帮他做 COVID test,那里知道等了大约凌晨3:30房间才准备好让我们上去,那时候已经在等待的病床上呆了3个多小时,那里的空调又特别冷,外面又下着雨,真的是很折磨。

上到房间帮我们母子放好东西我才从医院离开,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4点多早上了,快快冲好凉就马上上床睡觉,不懂是不是在医院的时候冷到了,一路上开车回来都一直在发抖,车上的空调也没有打开,上床盖被了依然一直在发抖,冷了多久我也不懂,这样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早上起身看电话的时候已经差不多8点多了,匆匆忙忙又快点收拾东西又往医院赶过去了。

去到医院才知道 Gaven 其实晚上也没有怎么睡,拖了很久才睡,没有几个小时就起身了,然后说要吃冰淇淋,因为医生说如果没有咳嗽就让他吃,至少可以舒缓一下他嘴巴里面的痛,看看他的嘴里大大小小的 ulcer 大约有10多个白点,想想有时候我们大人有一两个已经痛到不行了,何况是一个小孩子,但是既然已经感染了也没有办法,唯有配合医生让他尽快好起来。

其实在医院的时间因为打点滴,所以他那里也去不了,只可以待在床上,半天就开始不行了,就开始吵要回家,一直拖到晚上的时候问医生能不能带他回家休息,至少他可以有多点活动空间,然后我们自己帮他擦药,医生同意让我们提早出院,因为本来需要待两天在医院的,现在我们要去了,医生也 OK,最重要就是小孩子开心,待在医院或家里也没有分别,最大不同就是回家我们需要帮他擦药,医院就有护士帮忙,但是无论是谁擦,他也是一样大哭。

办理了出院手续大约晚上10点多回到家里重要他没有吵了,虽然还是一直讲嘴巴痛,但是至少已经回到他想要回的家了,可以看自己喜欢的节目,睡自己熟悉的床,也可以一觉到天亮。因为他的药需要在吃东西前半小时擦,这样会舒缓嘴巴的疼痛,也可以让他进食,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需要强逼他,然后在这一段时间也不可以喝水,不然药就没有效了,这又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难得医生让他吃冰淇淋,所以一早就要我去买给他,还吃得晶晶有味,因为之前已经擦药了,所以没有哭闹



派送食物的机器人,因为是儿童病房,所以一直都播着儿童歌,蛮 疗愈的

一整天下来在病房的活动就是看电话,这一天比平时一个星期看电话的时间还要多了

病房看出去的风景还蛮舒服的,下面就是 Sunway Lagoon 和 Pyramid 了


经过了两天帮他擦药,第三天终于他可以在没有擦药的情况下正常进食了,这一个真的是差不多几天以来最好的时刻了,他也没有一直哭着说嘴巴痛了,我们的耳朵也可以清净下来了。

一直到星期五(第15次大选前一天)我们决定回去看妹妹,因为妹妹在外婆家也待了一个星期,除了视频以为,好像很久都没有抱过她了,开始很想念她,也顺便回去住两天。

我的车一回到家门口,就听到了中气十足的妹妹在家里叫爸爸,爸爸了,突然间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回来了,她一见到我们的时候那个眼神好像期待了很久,虽然她不会讲,但是可以感觉到她对我们的想念,整个人都突然间活泼起来,感觉特别的兴奋跑上跑下。

经过这两个星期真的是很折磨,小孩子生病真的不是闹着玩的,他们不吃不喝是一个问题,睡不到觉,一整天都在哭才是最痛苦的,他们也辛苦,我们大人也辛苦,但是至少这一次他们两兄妹感染了手足口症也没有太大的问题,除了身上的红点比较难看,大致上都康复的很好。

还好有公司的保险可以保家人,因为这样差不多一天的医药费差不多都要 RM 1800,不懂是我不知道行情,还是马币真的跌到怎么厉害,样样东西都涨价,而且涨怎么厉害。




2022年最后一季了

在家工作的时间感觉好像很自由,但是也很忙,虽然省去了通勤的时间,但是却把那些时间都放在工作上和电脑前(虽然是个人的问题)。最近都一直在忙着工作上的东西,因为做一些自己从来没有试过的工作,就是 CCoE 的评估,简单就是说面试不同的团队包括技术人员,风险评估人员,培训与发展人员等的,把他们目前面对的问题都找出来,然后提供我们的建议,所有的东西都必须要以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来,包括了建议,评估,等等等等的东西,简单来讲就是不停不停的写文章,我自己也知道自己英文的程度到那里,所以这一个工作对我来讲其实非常的吃力,还好就是我的上司会帮我检查,然后修改,也不至于直接把我的文章给客户。因为我们的可以一般上要求都很高,所以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大的压力。

经过了几个星期接触这一个工作,我觉得我还是比较适合做技术开发方面的工作,虽然需要学很多东西,但是至少不需要写太多的文章,还是有点想念之前的那个工作。身为一个云顾问真的让我学了很多很多东西,我想这一年半里面学到的东西都比我以前5至10年学的东西还要多,每一次感觉到压力就一直提醒自己之前我离开 Skyboss 的原因就是因为在舒适区太久了,在我还没有失去方向的时候就要快点跳出来,不然就永远离开不了最舒服的地方了。

也是在这一个星期,公司那里终于帮我提交了澳洲的工作准证申请,而且一开始公司那里给我的是两年的准证,但是经过也公司内部移民团队沟通后,他们建议直接给我申请4年的工作准证,至少我4年待在那里都没有问题了。接下来就是要安排自己的永久居留证了,这一块公司没有提供,需要我自己付钱和申请,最大的障碍就是需要考英文,而且需要最少6分。

一直以来的梦想和期望终于走到了这一步,当然有开心也有压力,开心就是自己的一步一脚印走到了今天,终于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近了,压力就是担心过去那里人生地不熟,也不懂会面对什么调整,什么问题,自己的收入是否能够维持自己一直想要的生活,然后就是需要安排这里的东西,例如车,家里所有的东西,货,等等的东西。

每一次感觉到移民的压力时,就一直告诉自己给自己一个4年的时间去试试,如果那里真的适合我,就永远留在那里,如果不行,大不了就回来马来西亚或是去新加坡,至少自己还有点技术知识,也不至于输到零。无论到那里, 我还要自己的孩子和家人当我最大的靠山,所以到那里都一定要带着他们,他们就是我最大的资产和力量。

每天看着孩子们一天天的长大,每天都给我不同的体验,真的感觉他们大的很快,很快我可能就无法抱着他们到处走了,因为开始感觉到那个重量了,但是真的很庆幸可以参与他们的成长过程,尤其在他们最珍贵的童年里。很想很想把每一天和他们相处的时刻都记录下来,用影像把每一刻时光都记录下来,当我老时可以看回曾经最珍贵的每一刻。

现在开始了解为什么我妈妈每一次到那里都要拍相,而且还要拍很多,现在我的心态就完全和她一样。

重要决定

 六月尾的时候过去新加坡参加公司的5周年纪念日,也顺便可以和同事聚一聚,这是我第二次过来新加坡的公司这里,也是第二次见大多数的同事。这是我第一次在 Covid 开放国门后出国,大致上的流程已经回复 Covid 之前了,也不需要任何的检测或医生证明,直接就可以通关,上飞机。到了新加坡也不需要任何的检测,就一般的通关就直接入境新加坡了。

这一次住的酒店是 Dorsett Hotel 也是在公司附近,步行大约20-25分钟,但是我还是搭 MRT 回去公司。而且就是也在唐人街附近,所以吃东西还是蛮方便的。



一个非常熟悉的 Logo


我是星期一飞到新加坡,然后第二天就是公司的5周年庆 party,也是在同样的 Project X,一开始先有 story telling 的比赛,然后过后就是切蛋糕,喝酒和同事们聊聊天等等,最后就是到附近的 KTV 那里去唱歌。







这一次过来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参与公司的一个寻宝游戏,类似 Running Man 的游戏,之前有参加过几次就是在网上的,但是实体的还是第一次参与。这一个游戏就是几个人组成一个队伍,然后主持人通过 Whatsapp 就有提供一些提示,靠着提示去寻找下一个地方,破解了之后又有另外一个提示一直到找到最后的一站,然后就看所有的组里面哪个队伍用最短的时间来破解就是最终的胜利。这游戏还蛮好玩的,就考验团队的合作,斗智,然后大家一起在街上跑,拍照,晒太阳。









马来西亚同事加上新加坡的 MD 一次吃午餐,吃完后就差不多需要去机场了





欢乐时光特别快,5天的新加坡之旅就这样划下来句点,希望很快又可以再次过来这里和同事们聚聚

这一次的 trip 当然也有来自悉尼的人事部的同事,她也是帮我处理转职到悉尼的同事。在见面的时候就告诉了她我的决定,我同意了公司给的配套,就让她开始帮我处理调职到悉尼的所有程序。从新加坡回来后,就马上收到了公司发过来新的 offer letter,大约读了内容就马上签名,然后就开始帮孩子们申请护照,大约花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护照就弄好了,反而我自己更新的护照却拖了两个星期都还没有 approve,唯有继续等。因为澳洲那里需要有我们全部的护照他们才能开始帮我们处理签证。


这是一个很重大的决定,因为接下来的几年了,可能我的生活方式,生活习惯等等都需要完全的开始过,必须要放下这里的大多数的东西,包括房子,车,朋友圈等等,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里,从新的开始,自己找地方住,开始慢慢买家里需要的东西,生活用品。当然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想要让下一代可以有不同的生活环境和不同的体验。


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是选择悉尼,因为那里已经是出了名最贵的地方之一,我自己也不懂真正的原因,只是觉得想要去一个比较熟悉的地方,虽然我只是到过那里两次而已,也只是有几个朋友在那里生活,而且平时和很少和他们交流,也就胆粗粗直接选择了那里。

其实自己的内心既兴奋又担心,兴奋就是自己追寻了差不多10年的梦想即将要实现了,担心就是要去到一个完全以英文为主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也不懂会遇见什么问题,生活会有哪些改变,但是希望我的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一切都会往好的方向去发展。

最近的生活



是时候要更新一下自己的生活了,大约3月多的时候我向公司提出了请求调到悉尼去上班,一开始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因为不想等下期望太高,然后失望更高。时间也过了差不多一个多月,也没有任何的动静,觉得可能上司太忙了,没有帮我安排或什么的,我也没有再向他们询问。然后再5月头的时候我们的 HR 突然间开了一个群里面有悉尼那里的顾问,和一个人才招聘部门的同事开始问我几时可以有个简单的面试,他们想要了解关于我,一下子好像受宠若惊。刚好那个面试我的同事是我一进入公司的时候有和他在公司里的 Donut Session 聊过天,所以感觉上还比较轻松。

约了时间谈一些关于基本面试的东西,都是聊在目前公司里面做个哪个项目,然后再一些的问题上例如网络安全上的一些设计等等的东西,感觉上都还好,因为可能心里面觉得只是和一个同事聊一些关于云端技术的话题,也不会太苛刻的,大约聊了30分钟就结束了,然后就是等消息。也刚好我最近的几个星期都是一直在赶着项目,所以当天面试之前和之后都有很多的会议,就没有太去在意。

一直到上个星期五的时候,我们的人事部的同事就来找我聊,说技术面试那里大致上都 OK 了,只是和我聊一些关于公司会帮我安排怎么样的签证,我大约会几个人过去,然后一些比较基本的事项和薪资等等的课题。其实我自己也不懂其实我需要要求多少的薪水,因为我不太懂那里的生活水平,消费,租金等等的东西,我就直接交给公司去决定,只是告诉他至少我希望我的收入可以让我和我家人在那里生活我就OK了。

刚刚过了几天,她又来告诉我公司已经有了我的配套,然后约我明天早上开个会聊聊,现在的心情其实又紧张,又害怕。紧张是因为明天我就知道我的配套,然后就看要要不要拿公司的 offer, 害怕就是如果我决定了拿 offer, 那我就要开始安排这里的所有一切。

因为我现在也已经 38 岁了,如果要移民去其他国家,这可能就是我最后的机会了,这样我就可以决定在拿到新屋子的钥匙后直接就做一些基本的装修,然后就直接出租了,也不打算大装修成自己的梦想家,虽然我还是很希望可以早日拥有自己希望的梦想家,但是因为移民的机会不是一直都有,过了40岁就非常的难了。

现在想起来我的移民之路已经等待了大约6-8年了,从一开始自己搞移民去纽西兰,到失败了,再决定去澳洲,然后就换工,到现在公司这里有机会把我调到悉尼那里去上班,感觉好像做梦,虽然还不懂最后的结果是怎么样。但是希望这一切都是如我所愿,可以让孩子在不同的环境里面成长,让他们有不同的人生。

但是话说回来,如果我真的决定要去了,那我要处理的东西真的很多很多,比如家里的所有东西,书,衣服,家具,车,等等,需要决定要卖还是要捐,还是想要带过去澳洲。那如果不卖,要留下来的东西,又要放到哪里?

现在每天晚上一个人在客厅的时候特别的珍惜这一个家,这里是我的第一个家,也是自己从看房,给定金,拿钥匙,到油漆,修理家里的东西,买家具,买电器,到结婚成家,到做爸爸,把一个被别人的房子变成了属于自己的一个避风港,自己的一个天堂,虽然很普通的天堂,但是他就是我的全部,这一个家也是见证了我人生中大部分最重要的旅程。但是感觉上好像很快我就要离开了这了,离开这里每一个熟悉的角落而到另外一个国度去开始新的生活,人生另外一个乐章。真的很不舍得这里,虽然我的孩子老婆都会和我在一起,但是我们很快就要离开这一个地方,到另一个不知道未知的地方去生活。

每一次想到这里就很不舍得了,但是往往人生就是很多个离离合合,不停的尝试新生活,新地方,新的生活圈子才会让人不枉此生。

最后希望未来的日子会更好,也希望等待着我的未来可以更精彩,也希望我的决定可以让我的家人得到更好的生活。



隔离结束

终于来到了第八天,也是我离开隔离的第一天了,今天早上第一个要做的东西就是检测 MySejatera,终于看到了蓝色的 logo,就是我的隔离令终于解除了,可以回到了普通的生活了。今天也第一天在家里把口罩摘下来,一整个星期在家里都是戴着口罩,而且睡觉也戴着真的很不舒服。

今天可以收割了我种的苋菜(Amaranth),这一个种子是之前新年的时候在 Gamuda Cove 那里拿到的,种了差不多几个星期,今天收割了,让家伟煲汤喝。自己从种子种到可以收割,然后上餐桌的感觉真的很好,而且是完全的有机,完全没有下肥料,泥土的肥料都是自己做的堆肥。虽然比起外面下肥料的菜我的算不起什么,但是胜就胜在自家种有机。

希望下次如果搬比较大的地方一定要腾出一些空间来种菜。








David World